駕校里的故事,總是讓考駕照的人說不完,那駕校里有些什麼故事呢?駕校里的故事你是否聽過呢?你是否曾是那故事里的主角或配角呢?今天起,我們將推出“駕校里的故事”欄目,專門講述那些你我似曾相識的學車時光,這時光里,有教練的故事,有學員的故事,還有學車的故事,如果你現在正在學車,請將你的學車的故事告訴我們,讓大家一起分享你學車時的酸甜苦辣。
  在很多學員眼裡,沙坪壩天星橋消防駕校的教練晏海明脾氣火爆,但常被他“吼”的學員們卻對他愛得不行,到新駕校一年多,晏海明已成了三個教練中生源最火爆的。
  上車三分鐘就被猛訓
  昨天上午10點,位於沙坪壩融匯溫泉城往歌樂山方向的上山公路邊,消防駕校沒有任何遮擋的練車場在艷陽下炙烤著,練車的人並不多。
  38歲的徐女士坐在駕駛座上,她的一旁是戴著墨鏡的晏海明,空調的風呼呼地吹,但白色教練車裡依然很熱。
  徐女士有些緊張,因駕校採取一車一人一學時的輪換制,這一個小時里,車上只有他和教練兩個人,“學了有半個月了,但是還是不熟悉。”
  “看到起,不打方向盤在想些啥子!”上車不到三分鐘,徐女士倒車入庫時過了線仍沒打方向盤的意思,晏教練用手指點了兩下倒車鏡,提高音調質問徐女士,並指導她“回點兒,打左點兒”,徐女士漸漸將車倒進了庫里,可是倒到一半,為了來得急修正方向盤,她把離合踩死,車停了下來。
  “停下來乾啥子,哪個喊你停了?”車停下來的同時,晏教練吼了出來,本來盯著路面的眼睛也轉回來盯著徐女士,聲調很是激動,“跟你說了幾道,考試時候停起就完了,硬是不想過嗎?還是記不到嘛!”
  聽到教練的質問,徐女士在車上有一瞬間沒動,接著立馬修正了方向,抬起了踩在離合上的腳。
  吼過之後變慈眉善目
  把車開到半坡上,徐女士開始練陡坡起步,教練連著說了好幾個“慢慢放,慢慢踩”,但徐女士有些緊張,還是踩得有些急,車子開始在劇烈的抖動中熄了火。
  晏教練轉過頭來看著徐女士,“腳底下要控制,控制!”說到控制兩個字,晏教練的聲音頓時高了兩個八度,接下來用又快又高亢的語言重覆了一遍要領,“記不記得到?”
  “不凶你記不記得住嘛?”徐女士是晏教練上午的最後一個學員,載著徐女士返回位於天星橋新消防中隊旁的辦公室,兩人聊起了天,這時的教練,又變回了那個慈眉善目的50歲大叔,仿佛剛纔板著臉教訓人的並不是他。
  吼是學好學快的手段
  晏教練是一年多以前到的消防駕校,現在,他的手上從來沒有少過20個學生,其中很多是以前的學員介紹過來的。
  “他在車上是凶,但對事不對人的!”已從駕校畢業的王女士曾在路考訓練時,因教練的口氣感到不爽,當時就頂了兩句,鬧得很不愉快,隨後的幾天,王女士練車時都有情緒,她不明白,為什麼平時和顏悅色的教練,上了車就跟變了個人似的。
  在晏教練的手下,學員們上車前兩天是最好過的,“那個時候他基本不訓人,和顏悅色的。”但接下來,晏教練就成了兩個樣子。
  “我一般‘吼’都是那種一個錯誤犯無數遍的,要不然就是真的開車了容易出大事的,像走神的、不看路的。”這之中,徐女士屬於前者,王女士屬於後者。
  而24號就要參加科目二補考的任本權,屬於第三種,基本不挨罵。“小任基本上不會犯太多錯誤,而且改正也很快。”在晏海明心中,吼、罵只是讓學員儘快掌握的一種手段,而不是自己的性格。
  而在任本權的心裡,一直都不認為教練有多凶,“他其實都是為你好,想明白了就知道他的苦心了。”
  學員最快五天通過考試
  凶凶的晏海明現在是駕校里學生最多的教練,除了老學員介紹來的,每次考試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通過率,也是吸引學員的重要原因,“你凶就要讓人心服口服,讓人覺得被你凶也是值得的。”
  現在,因為學生多,晏海明主要負責的科目二,手下的學生一半以上都是一次通過,要參加好幾次的,很久才會遇到一個。說起教練,大家都覺得他凶得恰到好處,“怕他下次又吼,都會刻意地註意,確實有效果。”
  21歲的王全坤在一個多月前拿到了駕照,在晏海明的手下,從第一天上車到考過科目二,只用了五天的時間,“我以前沒有摸過車,但是教練教的東西很好懂,那些他吼過你的地方,印象極其深刻。”在他的口中,晏海明的凶成了快速考過的一個重要原因。
  這個月24號,晏海明又將帶著十個學生奔赴考場,在最後的幾天,他總是比平時更加嚴厲,但學員們也都習慣了,覺得他哪天在車上不吼兩句,反而讓人心裡不踏實。
  重慶晨報記者 石亨  (原標題:這個教練有點毛 但學員們都願讓他教 )
創作者介紹

Lonely

wv88wvgz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