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,備受關註的南方科技大學再次成為輿論焦點,起因是1月21日該校召開幹部大會,宣佈朱清時不再兼任書記。由於今年9月朱清時校長職務的5年聘期將滿,有媒體稱他可能不會連任校長。這一系列已經發生的和將來可能發生的變動,再次引發輿論對南科大改革走向的熱議。
  自2007年籌辦以來,南科大即作為一個特殊的符號而存在,這一符號的核心含義無疑就是改革。該校提出自主招生、自授學位、去行政化三大口號,在其官方網站的校長寄語中,朱清時提出,“南方科技大學將一步到位地建成一所亞洲一流的研究型大學,不僅如此,南方科技大學更是我國教育綜合改革的試驗田。”南科大之所以備受矚目,是因為在充滿困局的教育改革中,它重新燃起了希望。
  背負著這種期待,這裡的任何風吹草動都格外引人註目,這也不難理解,在關鍵位置上的人事任命,今天會受到如此多的解讀。儘管南科大非朱清時一人的南科大,但考慮到他特殊的人格魅力,以及過去多年他個人所做的巨大貢獻,其去留即便不可視為官方思路的轉變,起碼也間接反映了這位改革先行者的心路歷程。在接受記者採訪期間,朱清時對公眾關心的南科大改革三緘其口,並表示“南科大這樣的教育改革一定會成功,但不一定是在南科大。”今天的朱清時顯然沒有了當年的躊躇滿志。
  以具體的標準來評價今天的南科大,並就此得出改革成敗的結論或許並不困難,幾乎可以肯定的是,擺在我們眼前的南科大,並不如想象的那麼完美。這並非目前人事變動所釋放的信號,而是人們對南科大一以貫之的印象。作為一所開風氣之先的大學,南科大在改革方面有著先天的優勢,過去朱清時的同仁們也做出了前人所沒有嘗試過的探索,但它處於中國社會的大環境之下,這意味著,改革難免要遭遇各種不適甚至阻力。
  朱清時感嘆“我不是中國最牛校長,我是中國妥協最多的校長”,可謂南科大艱難改革的真實寫照。過去的改革過程見證了中國教育改革的艱難,就此而言,改革已經出現或今後遭遇的失敗,都不僅是朱清時個人的失敗,它所彰顯的是整個中國教育改革的困頓。
  無論是掛牌成立前有準生證卻沒招生證的尷尬,還是前期自主招生受到的爭議;無論是2011年深圳市政府選拔該校的局級副校長,校理事會成員過半是官員,去行政化的改革精神受到質疑,還是學生退學,教職工出走,都昭示了過去南科大改革過程中的動蕩與不安。掣肘方方面面,從制度層面而言,像學校自授學位這樣的訴求尚無制度對接,改革的前提是要立法賦權;從受教育者的角度看,改革的風險不容忽視,那些關註中國教育改革的人自然可以義正詞嚴主張改革,但對於改革的實踐者來說卻難免躊躇,畢竟一旦改革失敗,他們就有可能成為改革的犧牲品。
  回頭看過去幾年的改革實踐,朱清時“把很多問題想得簡單了一點”的感嘆值得回味。不排除南科大被賦予太多的期待,也因此,它所遭遇的任何挫折都容易被放大,不過,除此之外也不容忽視,將改革單純寄希望於一所院校,尤其是幻想一步到位的改革,恐怕也不切實際。當初南科大之所以被寄予厚望,很大程度是因為這是一所以改革為立命根基的學校,它沒有其他院校的改革重負,只是,教育改革並非閉門造車,所謂的頂層設置,不僅是學校內部的“頂層”,整個社會的教育體制若無鬆動,一個學校的改革實踐終歸是一廂情願,甚至只是烏托邦式的幻想。
  2014年,南科大第一屆教改實驗班的多數學生將要畢業,同樣在這一年,他們的朱清時校長可能要離開南科大,在這樣的節點,南科大過去的改革必然要接受各方的評價。無論如何,改革已經是這所學校的獨特氣質,既然“去行政化”已經成為事業單位改革的大方向,南科大今後理應再進一步,為教育改革做出更大的貢獻。  (原標題:[社論]南科大既已出發 改革不應停歇)
創作者介紹

Lonely

wv88wvgz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